亚博集团

暑期深圳大学生家教市场火爆教员准入缺乏标准

2020-08-16 20:42    作者:亚博集团

  (记者 李晶川 徐娅 实习记者 梁善茵)暑假期间,深圳家教市场持续走俏。不少在校大学生通过中介平台获取兼职信息,成为家教队伍的主力军。据深圳某大学生家教平台负责人介绍,目前该平台旗下的微信群覆盖超过两万名深圳大学生,近期每天都有数十条家教信息在深圳各高校的不同社群内发布。

  记者发现,受疫情影响,多数大学生家教中介及机构由线下转至线上运营,但教员准入缺乏统一标准、授课质量难以保证、平台收费虚高等问题仍普遍存在。

  现在深圳的家教平台一般从深圳大学、深职院和香港中文大学这三所学校进行招聘,尤其是深圳大学,学生数量多且普遍素质高。平台先利用朋友圈、家教社群、学校 BBS等渠道进行宣传推广,形成一定规模后在客服的基础上招聘代理。曾在深圳某家教平台做客服的陈澜(化名)告诉记者。

  记者调查发现,深圳现有的家教平台多以收费低、信息量大为口号,吸引想做家教的大学生,另一方面冠以深大、深圳高校之名显示教员的专业性,吸引家长注意。大学生一般在学校里,平时没什么机会接触到有家教需求的家长和老师,平台可以给我们这些资源。今年从南科大毕业的陈寉(化名)经朋友推荐加入了本校的某个家教群。深圳某技术学院的学生林基(化名)也告诉记者,单靠学生自己很难找到资源,但他同时指出平台收取的中介费不低,在接单时也会慎重考虑。

  大学生的思想理念比较新颖,和孩子的年龄也比较接近,收费相比正规机构更低。希望通过这些平台找人气高、教学经验相对丰富的大学生辅导孩子。某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家长告诉记者,比起带孩子去一些正规教育机构,自己更倾向找大学生进行短期家教辅导。

  据悉,目前深圳大学生家教平台的收费方式主要分为两种,一种是收取一次性的信息费,另一种则是按上课次数逐次抽取佣金。以某张家教地点为南山区的单子为例,每周上3节课,每节课2小时,薪酬为一小时100元,应聘学生在投递简历后要预交510元的信息费。若试课或面谈失败,平台将扣除20元服务费并退还信息费;而若试课中已收取报酬,则扣除家教所得的50%。

  记者咨询客服,以减少上课次数为由,尝试调整预交的信息费。可以和家长商量调整上课次数,但要按原定的一周三次收信息费,客服表示,在收到全额信息费后才会提供家长的联系信息。

  有的大学生可能运气好一些,可以教一年,但大部分人可能只教一个学期或者半个学期,基本上第一个月的学费都给中介了。陈寉说,家教平台的信息费普遍虚高,应聘学生实际收到的课时费可能比单子上写的价格低不少。此外,有的家教平台还明确要求应聘学生对家长保密,试图掩盖平台对大学生收取中介费的事实。

  近年来,国家大力整治校外培训机构及教师有偿补课的乱象,如教育部于2015年印发的《严禁中小学校和在职中小学教师有偿补课的规定》、2018年印发的《加快推进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工作》等法律法规,但家教市场至今仍为一个灰色地带,长期处于没有标准、缺乏监管的自发状态。

  记者了解到,家教市场监管涉及市场监管、教育、税务等多个政府部门,但市场监管、税务等部门一般只能监管中介公司形式上是否合规、是否照章纳税,对具体的教学行为并不监管;教育部门大多也只监管公办学校教师的兼职家教行为,对其他身份的家教缺乏监管手段。

  记者尝试在深圳某家教平台的微信小程序进行注册,发现应聘教师只需要填姓名、电话、微信号等基本信息,然后选择上传身份证、教师资格证或学生证的其中一种,最后填写自我介绍、家教经历即可完成身份认证进行接单。该小程序内多达百余张信息单,仅显示未安排的就有20余张,每张单子上均注明学生情况、辅导情况和教师要求,但家长的联系方式需要在简历投递成功后才会显示。

  记者获悉,平台对应聘教员没有专门的审核及反馈机制,简历注水是行业内常见的潜规则。没有家教经历就多写一点自己的成绩,拿过什么奖,做过什么学生干部之类的,能显示出你很优秀就成了。一位深大学生在某家教信息群里说。据了解,曾有家教平台甚至擅自要求应聘教师修改简历,夸大高考分数等。

  另一方面,家教市场鱼龙混杂,即便是以大学生为主的家教平台,也难免出现其他人员冒充混入的现象。在家教过程中一旦发生教学事故,由于没有签订正式协议,中介机构往往想办法撇清责任。在深圳大学的某个学生社群里,不少学生指出某一家教平台收取几百元的会员费后,随即告知应聘学生已满员并拒绝退还信息费。

  大学生做家教可以锻炼自身的社交能力和教育实践能力,同时还能带来一定的经济收入,帮助减轻其家庭压力。但从另一方面讲,如果大学生把过多的精力放在家教兼职上,有可能会影响学业和正常生活。深圳大学师范学院教授高天明表示,现在家长们对孩子的教育重视程度高,家教市场应运而生,体现出强烈的社会需求。他提醒,现有的家教机构质量良莠不齐,家长应自行对平台及教员进行把关,尽量选择师范专业的学生教员。

  深圳教育专家王庆国则指出,大学生家教是一种不定期的兼职行为,专门就教员资质制定严格统一标准的现实可操作性较弱。他认为政府应加强对家教中介平台的监管,有关部门可委托消费者委员会进行统一管理。客户若发现平台存在违规情况,可及时向消委会反馈,由相关部门进行取证调查,公开平台违规信息。平台方应保存注册教员的教学记录,如实记录授课课时、家长打分情况等。应该让市场自主选择,发挥其监管作用。王庆国说。

  从法律层面讲,家教平台目前存在的问题涉及主体资质、劳动关系、宣传机制等多个方面,我国已分别针对不同问题出台了相应的法律法规。据北京市盈科 (深圳 )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朱逸聪律师介绍,大学生与家教中心之间达成口头或书面协议、通过家教中介获取家教信息提供家教服务,符合《合同法》中委托人(大学生)和居间人(家教中心)之间的居间合同关系。

  朱逸聪指出,大学生和家长都应增强风险防范和维权意识。大学生在获取家教信息的过程当中,若发现家教中介机构没有合法资质,应积极向人事行政部门举报。在支付中介费时,应当及时保存发票收据、转账记录等相关证据。家长向家教平台付费前,可明确提供对家教教员的要求,如学历或成绩标准、进行试讲等。若家教中心违反双方约定,可先向消费者协会或相关部门进行投诉,最后以民事诉讼的方式,起诉请求平台履行约定或退回预付费用。

亚博集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