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博集团

唐静:我先是读书人 而后才是教书人

2020-10-30 10:30    作者:亚博集团

  收藏有大中华地区近百年来“翻译理论和实践”方面的书籍,喜英汉词典收藏和研究;

  代表作:《英汉双语书话丛书》、《考研英语拆分与组合翻译法》、《考研英语二高分翻译》、《名师手把手专四和专八 系列丛书》等。

  唐静老师从小就与读书结缘,后来又把他从书中收获的知识贯穿到课堂上,分享到师训讲堂中。作为一名读书人,他孜孜不倦,勤勉又谦虚;作为一名教书人,他慷慨激昂,热情又严谨。

  唐静:与书结缘是自幼时起了,在我童年的那个年代,没什么玩具与娱乐活动。我的父亲是一名老师,因此他从小就给我订阅了很多文学杂志,比如《萌芽》等等。对我来说,家里只有书,所以只要一有空时我就捧着一本书在读。而且在我小时候的印象里,想要用钱的话,别的不行,一说买书,我父母一定支持,这样我自然而然就喜欢上了买书和读书。越买越多,也越读越多。

  唐静:虽然我读书时很安静,但我在课堂上还是很“激情派”的,我讲课是那种声嘶力竭型的,经常讲到嗓子都哑了。之前其他老师告诫过我说讲课不用那么大声音同学们也能感受到我的激情(笑),可是我一上讲台就变得忘我了。我刚开始讲考研的时候是500人大班,后来甚至每年都有900人大班,所以当我站上讲台的时候,就会需要用自己的激情来带动整个班级的学生们。我做两件事时会特别“忘我”,一个是读书,一个就是教书。现在自己在学着把课堂上的“激情”控制一下,因为现在的班型比以前小了,人数比较少,我会更加注重学生在课上的及时反馈而不是我一个人讲一整节课;另外就是在课多的时候还是要注意保护自己的嗓子和身体,所以我对课堂的激情仍在,只是不像年轻时在讲台上那么爱“吼”着讲课了。

  唐静:这是一定的,我大部分的读书和藏书都是围绕着翻译这个领域的,当然在课堂上就会把这些带进去。不过把读书带到课堂上需要注意的一点事,当老师读的书又多又杂时,在课堂上给学生扩展知识点就容易越讲越远,最后收不住,会偏离课堂上原本的知识点。所以我建议老师们在课堂上牢记,要围绕自己教授课程相关领域的专业书籍内容来设计课堂和拓展的知识点,这样学生也不会反感,也能将读书贯通在课堂上。

  问:你会定位自己是“读书人”还是“教书人”?“读书”和“教书”分别在你生活中的占比?

  唐静:我先是读书人,而后才是教书人。 我自幼喜欢读书,后来读书而对我的教书有着莫大的帮助,如果不是有着读书的习惯的话,我不可能在教书上面这么专业,因此还是读书在我生活中的占比多,读书和教书在我生活中的占比大概是六四开。我教授考研课程一般在下半年会比较忙一点,不过再忙的时候我也会抽出时间来看书,而且每天晚上我不读书就睡不着,所以读书已经成为我生活的一大部分。

  唐静:在少年时代读书,一方面要去读自己最喜欢最渴望接触的那一领域的书籍,但另一方面我觉得少年时代还是要多读一些文化的、探索世界奥秘的书,这样能给少年一些思想上的启发;青年时代应该读一些向上的励志的或者传记类的书,看看世界上的领袖人物是怎样进步和成长的;我年轻的时候曾读过哲学书,但回想起来当时并没有足够的人生体验,很多问题似懂非懂,所以我反而觉得没必要在青年时读大量哲学而使自己活得那么老气,步入中年就可以读一些哲学和经典书籍,我现在会读莎士比亚,看明清小品,还会去专注一两个文学名家去深入解读。

  唐静:我这个人比较无趣,读书就是我的全部了,只要有书为伴,你把我关在房间里一个月都没事,我可以一直读书不觉得无聊。最近因为自己上了年纪,倒是为了健康开始健身了,其他倒没什么了。

  唐静:对于教书,我想的是能教到多久就到多久,这是我目前热爱的事情。我早期做了一些英译汉的工作,但是现在我希望能把近现代的散文杂文翻译成英语传播出去。如果有一天不教书了,我会把自己收藏的2万多册书籍整理一下,可能会开一个小书店,让更多的爱书人能有个读书的地方。

亚博集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