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博集团

你们去“素质教育”吧我只想要你们不屑的“中

2020-06-12 17:03    作者:亚博集团

  不知是岁数大了还是人懒了,这些年做梦,经常会梦到一些高中和大学最学习压力最大,过关最艰难的时期。

  同事说,我之所以这样,是因为那段时间学习的重压给我带来了心理阴影,也是“中国式教育”只能培养考试机器的弊病。

  因为每当做完这些梦之后,我的情绪不仅不会沉浸在那些“灰暗”的岁月里无法自拔,反而会再次清晰地记起那个曾经如此努力的自己。

  毕竟从与父母组建的家庭,到一个人生活组建自己的家庭,没有人能再限制我,没有人会再鞭策我。

  但是时间久了之后,看着镜子里略显发福的自己,也不禁想扪心自问:我这些年真的努力了吗?

  而当梦见曾经为了考学拼了命的自己时,又有些不敢相信:我曾经竟然可以这么努力。

  回过头来我才发现,被网友痛斥,也曾被自己百般不屑的“中国式教育”的意义,原来一直被自己曲解了。

  自从自媒体盛行后,无论学历多高,是否对教育有过深入的研究,每个人都可以发表一些自己的看法。

  当然,这并没有什么错,毕竟不同的声音代表矛盾的存在,而那些看似完全对立的观点,也代表了不同认知层面的人对中国式教育的不同看法。

  这些“被总结”出来的教育现象,在他们口中都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叫做“中国式教育”。

  与之相反的,是这些年备受吹捧的“快乐教育”、“素质教育”、“创造力激发”、“思维拓展”。

  新的教育理念需要去研究和发展,但是仔细品读这些所谓的新理念的话,就会发现很多都是伪命题。

  在素质教育的呼声刚高涨起来的时候,作为80后也曾对这种相对轻松的学习方式有过无限的向往。

  但是,向往只是向往。我们都很清楚不刻苦读书,就无法承担起深入研究一门科学的重任,甚至连进行深入研究的机会都得不到。

  不过他们可能忘了,在强调能力培养的时候,学习能力就是一切能力的底层能力。

  这些年,从国际专利的数量来说,中国已经走到了前列。而专利的本身,就是人无我有的创造。

  在专利的数量和质量面前,我始终在想,他们口中“创造力缺失”究竟指的是什么。

  后来我大概想明白了,他们所说的创造,是颠覆性的新发现。比如牛顿发现万有引力之类颠覆人类认知的新知。

  纵观全世界的基础科研领域,新技术、新规律的发现,更多是需要通过强磁场条件下才能观测和发现。

  在这种成熟的科研结构下,通过空中楼阁般的“奇思妙想”去发现什么新规律、新定理,可能比大海捞针的可能性都要低。

  过去,赞扬国外的孩子创造力强,贬低中国式教育下的中国学生创造力差,通常所用的论据就是国外的发明和科技更先进。

  科技的发展不仅需要人,还需要科研条件,在那个一穷二白炼钢还得用土灶的年代,凭什么能像国外那样研究出高精尖设备,凭想象力吗?

  所以那些说中国学生缺乏创造力的,本身就是个伪命题。又何谈“创造力缺失”与“应试教育”的所谓必然联系呢?

  高晓松曾在《在北欧,我觉得自己内心很丑陋》一文中,提到北欧人从来不谈钱、不谈地位,也没有所谓的名校。

  所以那里的学生,可以去学画画、学音乐,轻松的环境激活了学生的艺术细胞,毫无利己主义的安身之处。

  在他们眼里,轻松的环境才是培养艺术家的天堂,这才是一个发达国家应有的样子。

  首先,是否落后的问题在上一段已经做了说明。将不同时间轴上的发展阶段作比较,本身就毫无价值可言。

  讲到这里,肯定有人立刻就会反驳我说:谁没有发展的必要?谁的福利是凭空而来的?

  比如荷兰的光刻机,领先日本熊冠全球。想在电子产业走到世界前列,你就不得不买他们的设备,那么花多少钱,你也都得认。

  与之相似的,还有丹麦曾经冠绝世界的无人机和通信产业,挪威的石油以及瑞典超强的制造业基础。

  发展早,就意味着底子厚。他们拥有一些先进的产业,这本就是客观的发展规律。

  而且北欧国家面积相对不大,人口相对较少。高附加值的产业,自然能够支撑他们诗酒田园的生活。

  在国产商品的性价比面前,他们无法继续攫取超额利润,也就无法支撑他们现在的高福利。

  真到了需要真刀真枪在市场上搏杀的时候,你再看看他们还有没有心思跟你谈艺术,谈音乐。

  说到底,这本身就是一种利己主义,无论你是“中国式教育”,还是“北欧式教育”。

  退一万步说,有追求功利的意愿,才有迫切发展的需求。如果人人都失去了上进心,又谈何创造,谈何发展呢?

  中国式教育的分数至上,本身就是通过客观公平的考试制度来倒逼教育的全民精英化。

  因为5000的的历史中,中国的文明和文化从未中断。虽然历史上经历过至暗的时刻,但每一次都有人挺身而出,力挽狂澜。

  这种文化从何而来?大到传道受业的大儒,小到每个普通的家庭。说到底,文化传承的本质,是大儒之智的弘扬,和家庭教育传承的积淀。

  中国式家庭教育,向来是以为礼仪仁智孝为本,所以中国人也是唯一一个既为了前人而活,又为了后人而活的民族。

  客观地说,有这种现象的存在。尤其是在融合到教育体制下的学习生活中,更是如此。而造成这一问题的,往往是一种“剧场效应”。

  所谓剧场效应,是指在剧场里,有人为了看得更清楚站了起来。后面的人为了看得更清楚,都不得不跟着站了起来。最终,他们得到的的是和没站起来时一样的观影效果,只是大家都更累了。

  我承认读书很苦,而且读书本身就应该很苦。但是看看现在热火朝天的线上线下辅导班就不难发现,存在教育焦虑的家庭实在是太多。

  让人摸不着头脑的一轮又一轮减负,让本身自制能力就不强的学生失去了持续努力的机会,更难发现自己优秀的上限。也让本就焦虑万分的家长更加手足无措。

  虽然教育产业化具备优势,但是缺乏规范下的教育产业,也是焦虑制造的最大“基地”。

  教育上的营销,最常见的套路就是“我先给你焦虑,然后我这里有药”。引得无数家长趋之若鹜,却不知他们“先进”的理念下究竟有什么切实解决问题的可能,只能通过花钱来“消愁”。

  教育不仅是家庭的希望,更是国家的未来。从学校教育到家庭教育,只要一直抹黑它,就有可能让教育的根基或多或少地产生一些动摇。

  虽然历朝历代都出了不少书呆子和方仲永,但是从概率上来说,还是为国家层面的人才选拔提供了最公平、最高效的选材方法。

  而家庭教育,在走读的时期更多的是生活的保障。到了现在,除了生活后勤之外,更多的应该是学校教育高压之下的心理疏导。

  那么想要发挥“中国式教育”的核心优势的话,也许,恰恰应该从“学校教育增负”开始。

亚博集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