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博集团

好未来:疫情下的大额捐赠与不断扩张的公益版

2021-05-01 06:26    作者:亚博集团

  “情系远山公益基金会两年来支出超1800万元,我在想倘若做到10倍的资金量,一年1.8亿元我们能帮到多少学生?是10倍还是100倍?当达到这一体量时,我们还能不能保障教学效果和学生的体验,其普适性到底有多大?”

  4月中旬,在“2021情系远山首届公益分享荟”上,好未来集团创始人兼CEO张邦鑫指出了情系远山公益基金会现阶段面临的挑战。

  在张邦鑫看来,“情系远山”这件事,从商业角度来看肯定是不划算的,但是从社会价值来说,它又是划算的。所以这是“情系远山”存在的前提条件,也是教育机构实现社会价值的重要途径。

  情系远山公益基金会作为好未来公益版图的一部分,是由好未来与新东方各出资5000万元作为原始基金联合发起成立,旨在通过现代科技手段将优质教育资源输送到中国农村和边远地区。截至目前,共覆盖22个省市的6700名教师和19万学生(人次)。

  作为教育行业的互联网巨头公司,好未来近年来不断扩张的公益版图颇为引人关注。自2008年汶川地震之际开始公益之路,先后成立了好未来公益公益基金会、参与创立希望在线教育公益平台、情系远山公益基金会、北京兴邦公益基金会等。十多年的公益之路历经了从“出钱”到“出力”再到“用心”的转变。

  2020年年初,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让教育培训行业经历了冲击和洗刷,校外培训机构面临严峻的大考,不得不做出改变。

  从“线下”到“线上”的转变成为最直观的变化,把课继续上下去成为教育机构的主要诉求。为了不耽误学生学业,各地教育部门也纷纷组织学生按照教学计划开展在线教学。然而,并不是所有机构都具备教学环节线上化的技术。

  因为好未来智慧教育开放平台具备为教育机构提供系统支持的优势,为此,好未来智慧教育开放平台为公立校和教培机构均免费提供了教研云和直播云系统服务,第一时间积极配合支持各地教育部门部署“停课不停学”工作。

  与此同时,于2020年1月26日宣布设立1亿元抗击疫情专项资金,通过旗下学而思网校等品牌为全国中小学生提供免费直播课,同时为公立学校和其他培训机构提供免费技术支持和教育资源。

  据了解,设立的1亿元抗击疫情专项基金,其中2000万元捐赠给武汉市慈善总会,用于帮助武汉采购医疗物资抗击疫情,保障一线万元用于教育专项,用于发挥资源和技术优势,最大程度帮助湖北及全国其他地区的孩子们“停课不停学”。

  “疫情期间,我们一方面为各级教育部门提供资源和技术支持,另一方面为全国学生提供免费教育资源。与此同时,通过好未来‘希望在线’教育公益平台开放PC端所有视频学习资源,为各地学生免费提供具有本地特色的网上学习课堂。” 好未来教育集团执行总裁万怡挺说。

  据万怡挺介绍,1亿元专项资金目前已全部投入运行,在全国31个省和直辖市的约600所学校部署在线直播教学系统及开展教学培训服务,受益老师超过3万人,覆盖学生46万人。

  值得一提的是,面对急迫性最强的群体——中考和高考毕业生,好未来联合旗下学而思网校及智慧教育事业部,通过中国扶贫基金会的“中央单位定点帮扶县”捐赠学而思网校直播课以及智慧教育高考冲刺公益课程。

  今年刚满20周岁的阿牛石布来自于四川大凉山彝族,现在就读于成都理工大学一年级。“接触好未来的网课是在去年疫情时,那时候我刚升高三,因疫情隔离在家,班主任几经周折帮我联系到好未来并争取来免费网课。”

  据阿牛石布介绍,班主任共计争取了4个免费网课名额,给升本科有希望的几位同学。“效果还是比较明显的,于我而言,重点提升的是英语,以往考试正常保持在四五十分,高考考了近90分。”

  在阿牛石布看来,网课的优势在于可以随时看随时学,录播的课程可以暂停且反复去听,方便复习和预习。同样的线下课,老师讲完就结束了,如果没能跟上老师的思路记录好笔记很难进行巩固。不同的是,线下课堂老师可以根据学生的实际情况进行针对性辅导,相比较而言,网课就很难了解学生掌握的实情。

  阿牛石布对于直播课的感受与侍祥不谋而合,侍祥来自安徽省宿州市草沟镇,现在就读于宿州思源二中。疫情期间正值初三的她,因班主任的推荐而接触好未来的网课。

  在她看来,线上网课可以对线下薄弱环节进行加强,非常适合不善交流和沟通的自己,遇到不懂的问题可以通过反复听课的方式直至搞懂,而线下课堂遇到不懂,时常羞于找老师反复沟通。

  2020年以来,受新冠疫情影响,好未来线下扩展收缩,营收增长放缓,而营销费用却不断攀升,净利由盈转亏。

  4月22日,好未来(NYSE:TAL)发布截至2021年2月28日的2021财年第四季度和全年未经审计财务报告。

  财报显示,好未来Q4净收入13.627亿美元,同比增长58.9%;归属于好未来的净亏损为1.690亿美元,上年同期归属于好未来的净亏损为9010万美元。

  2021财年全年净收入从上年的32.733亿美元增长到44.958亿美元,增幅为37.3%;归属于好未来的净亏损为1.160亿美元,2020财年归属于好未来的净亏损为1.102亿美元。

  截至2021年2月28日,好未来在110个城市共设有1098个教学中心,多于截至2020年2月29日设于70个城市的871个教学中心。

  2021财年季度平均学生人次(长期正价课)从上年的约302.384万增长到约466.914万。

  由此可见,2020年,疫情之下的教育行业虽经历了一波又一波的冲击和洗刷,但好未来的用户数依然同比增长了54.4%。

  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发布的第46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疫情期间,在“停课不停学”政策的引导和助推下,全国2.82亿在校生普遍转向线%,在线教育正加速向下沉市场渗透。

  在疫情暴发期间,好未来第一时间设立一亿元抗击疫情专项基金, 8000万元用于帮助湖北及全国其他地区的孩子们“停课不停学”。而好未来推出的公益性免费课程,为学生、家长、老师带来便利性的同时,同样也为自己带来了流量和用户粘性。

  据统计,疫情期间,高峰期每天观看学而思网校直播课的学生超过6000万人次,包括很多偏远地区的孩子,在同类型课程用户中的被选择率大于80%。

  当被问及免费赠课活动结束后用户数呈现的变化时,万怡挺表示:“免费课的捐赠确实使我们的平台用户实现了增长,但我们的初衷并不是为了增长用户量、推广平台,而是全力以赴为疫情严重地区的孩子们和边远山区因疫情暂缓开学的学生们提供高质量、新体验的在线学习课程。”

  一定程度上也可以看出,随着在线教育行业的高速发展,各企业的公益、创新举措,既是积极承担社会责任的体现,也可以在免费赠课的过程中,推广自身业务的同时完成用户信息的获取。

  好未来的公益之路可以追溯2008年汶川地震之际。当时学而思(好未来前身)刚刚成立5年,规模还未走出北京市海淀区,向灾区紧急捐赠了200万元,援建两所希望小学。同年又在甘肃、湖北捐建了两所希望小学。

  2012年,好未来发起“同一课堂”项目,让学而思老师作为志愿者走进贵州、青海、新疆、西藏等地的贫困学校,与当地老师分享自己的授课经验,为当地的孩子带去学而思的优质课程资源。

  2013年好未来教育集团出资200万元,在北京市民政局注册成立了好未来公益基金会,这是教育培训行业设立的首家公益基金会。这也意味着好未来的教育公益事业开始朝向体系化专业化运作。

  在“帮助更多的人平等享受教育资源”的好未来公益基金会宗旨下,在随后的两年,越来越多的好未来人跟随“同一堂课”走进贵州、青海、云南,在支教的同时还对当地教师进行培训。

  在设立企业基金会的同时,好未来还通过与头部教育机构新东方联合发起基金会“情系远山公益基金会”,通过整合各自的学科优势,共同通过“双师课堂”的形式开展公益活动,全面解决偏远地区中小学优质教育资源缺乏的问题。

  情系远山公益基金会秘书长时腾飞告诉《公益时报》记者,企业基金会更多的是用企业的产品去做公益,好未来公益基金会主要通过企业的产品服务城市学员。然而,乡村学员和城市学员之间存在学习的差别性,如果直接将企业的产品直接覆盖乡村的话,学员会在使用时不适应。

  “情系远山的设置就让我们跳出了现有模式,将好未来多年沉淀的教研员以及教研内容,针对乡村学校进行重组和重塑,重塑后的内容事实上是为乡村学校的学生生产的,从而让乡村学校的学生更加适应。”

  时腾飞指出,情系远山基金会下一步的工作重点是希望能够覆盖更多的乡村学校和学生。“现有的这套系统支持几万个学生是没有问题的,但是,想要支持更多学生的关键在于,在乡村能否设置所谓的‘分厂’或‘分店’,即能够在当地采购教研、老师、服务,将个性化的、服务性的内容放在地方去生产。把一些可以高度互联网化,易于传播的内容放在总部去生产。”

  与此同时,能够在当地建立内容服务团队,生产出更多更好的内容。因此,本地化的内容加工和本地化的内容服务将是情系远山未来一年的工作重点。

  时腾飞向《公益时报》记者透露,“情系远山”下一步的规划是希望先找到符合条件的“产地”,在地方基金会和政府的主导下,先完成第一步“建厂”,进而不断去摸索生产的流程和步骤,对内容和服务进行生产。“我相信只要有好的内容和服务,这个模式一定可以在中国推广开来,进而会成为一种新的教学方式。”

  除了设立企业基金会、联合发起行业基金会的模式外,好未来还于2018年 9月30日,由好未来教育集团的创始人张邦鑫出资200万元,在北京市民政局登记成立了慈善组织——北京兴邦公益基金会,旨在通过科技手段,整合教育资源,让儿童享受公平优质的教育。

  该基金会主要通过开展品牌项目“雏鹰计划”,助力乡村学前教育,用网络互动平台,陪伴教师专业成长、整合优质幼教资源、推动教师内在动力提升等策略,为当地建立可持续发展的教育生态,从而改善县域乡村学前教育质量。

  据了解,2020年,雏鹰计划在甘肃、贵州、湖南3个省4个县开展项目,覆盖了76个幼儿园按,166位老师深度参与项目,4667名幼儿在项目中受益。

  此外,多年来,好未来通过设立全员公益日,鼓励每位员工拿出一个工作日做公益或履行社会责任。其面向全国好未来人推出的公益活动参与平台“公益地图”,好未来员工可随时登陆了解最新公益动态、报名参与感兴趣的公益活动,还能在“个人中心”页面收获一份属于自己的公益档案。

  据了解,截至2020年底,好未来员工志愿者参与公益项目超5万人次,累计公益时长超200万小时。组织学而思学员累计参与公益项目超65万人次。贫困地区受益学生超30万人,受益教师约6万人。

  教育的发展需要历经普惠教育、优质均衡、个性化教育三个阶段。教育公益的发展也同样历经三个阶段。从2008年到2021年,好未来的公益之路走过了近13年历程。从捐建希望小学到输送师资的传统支教,再到打造希望在线,探索智慧教育,十多年间,好未来的公益之路完成了三个阶段的华丽升级。好未来的步伐因此也会更坚定清晰——用科技推动教育均衡发展,通过多方合力,无论城市还是农村,让每个孩子都能拥有属于自己的好未来。

  2017年8月24日,在好未来集团成立14周年庆典上,好未来创始人张邦鑫面向集团全体员工承诺将和好未来创始人团队一起陆续捐出10亿元成立教育公益基金。计划未来通过线上线下结合的方式帮助贫困地区学生获得优质教育、帮助学生健康成长、促进教育均衡发展等。

  张邦鑫所承诺的捐10亿元成立教育公益基金最新的进展如何?具体有哪些实施规划?面对以上问题,截至发稿前,好未来并未给出相关回应。

  不过,从好未来不断扩张的公益版图不难看出,好未来公益正在不断向“教育公益基金”的目标靠近。我们不妨也给好未来一些准备的时间。

  中国慈善榜由《公益时报》社于2004年创立,是我国第一张记录大额捐赠数据的榜单,被誉为“中国财富人士的爱心清单”。第十八届(2021)中国慈善榜活动即将在5月举行,活动将继续推出年度慈善家、慈善企业、慈善明星、基金会等,并发布年度慈善项目、年度优秀公益研究报告。

  为了使数据更具广泛性、代表性,信息更加透明,《公益时报》社面向社会公开征集数据,个人、企业、基金会、研究机构等均可通过自荐或推荐进行申报。

亚博集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