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博集团

后疫情时代的留学机构 回暖遥遥无期还是指日可

2020-06-25 10:59    作者:亚博集团

  从新冠疫情爆发直至今,全球各个行业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波及,留学行业自然也不能幸免。教育部于6月9日发布2020年第1号留学预警,提醒谨慎选择赴澳或返澳学习,更是引起了学生、家长、留学机构等各方关注。

  有媒体报道,此次疫情造成将近40%的中国教育培训企业倒闭,而留学行业有近60%的中小型机构受到不同程度的重创,众多企业、学校、培训机构都面临资金流的断裂,以及巨大的经营困境,损失数十亿。

  “疫情吓退了80%的留学生和家长,20%的学生申请到了以前根本申请不上的学校。错过今年,明年的申请异常残酷!”这样的宣传语出现在了诸多留学中介机构的朋友圈,有对出国留学生的激励之意,但侧面也表明了疫情下的留学市场的冷退。

  新浪财经近日走访了位于上海市中心的多家留学中介机构,看看疫情影响后的留学行业生存现状如何?

  五个多月以来,留学中介机构生意降温,新浪财经实地探访后发现,有数家规模相对较小的或者非连锁的机构,在工作时间内大门紧锁。在按照网站上的咨询电话进行联络后,收到的回复均是“可以提前预约,暂不接受门店接待”或是“只接受电线日起,有企业逐步复工,自5月9日起,将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响应级别由二级响应调整为三级响应。很显然,一部分留学中介机构的“闭门谢客”已经不仅仅是防疫抗疫的战时状态,而是行业降温的真实写照。

  而相对规模较大的、较为知名的留学机构,虽不至于倒闭,却同样也呈现出了一幅从前少有的冷清景象。

  “我以前基本上每天都会接到前来咨询的客户,双休日最忙,少则一天六七个,多则一天十个。”孟方是一位知名留学中介机构的资深从业人员,他向新浪财经透露,他所供职的机构疫情以来的接待量仅有疫情前的三成左右。

  接待量低,签单量相应也就低,而固定成本却很难轻易缩减。孟方称,他所在的机构位于极其繁华的商圈内,光月租金就要50万元,整体运营成本约为200万元/月,因此现金流压力不小。

  孟方称,哪怕同为传统意义上的大机构,经营模式也会存在着巨大的差异,对疫情的不同反应正是取决于不同的经营模式。“如果在疫情前,营收呈指数级增长,那么主要是来源于投资,收了学生的钱去做超前消费,但其实这笔钱还面临着退款的可能性,一旦资金链断了,那直接倒的风险就很大。”

  天眼查专业版数据显示,我国目前有近8万家企业名称或经营范围含“留学”,状态显示为“清算、停业、吊销、注销”的公司数有1336家。

  此外,上述数据还显示,2020年1月1日至5月31日,我国新增注册的留学相关企业7411家(全部企业状态),同比减少16.09%。具体来看,今年前五个月的新增企业数量较去年同期相比均有不同程度的下降,4月的同比增速下降幅度最小,为7.11%。

  同比下降的直接原因自然是疫情期间客户量的骤减。国家留学基金管理委员会副秘书长张宁曾公开表示,受疫情影响,准备今年上半年出国的留学人员有大幅度减少,2020年秋季出国留学能否成行则与疫情发展等情况紧密相关。

  上海外国语大学留学中心的工作人员告诉新浪财经,疫后复工以来,该中心的营业时间由原先的早8:30至下午5:30调整为早10:00至下午4:00,由于学校迟迟没有开学,导致客户来源途径不畅通,数量大大减少,即使有咨询需求者,也多以线上的形式为主。

  “新增业务断崖式下跌,公司业务接近停滞”,因此金吉列呼吁员工从调整薪酬、轮岗轮休、待岗和停薪留职中任选一项。薪酬调整原则是,总裁办成员发放50%。总监发放60%,经理发放70%,员工发放80%。

  与此同时,六月份金吉列总部将从北京建外SOHO搬至旁侧的通用大厦,且仅包括一百多名销售和总裁办,而几百名后期团队将全部改为居家办公,估计今年年内会是常态。

  有一位业内人士告诉新浪财经,降薪几乎是行业内多数企业操作,包括耳熟能详的大企业在内,有些是六成,有些是三成,还有些暂停发薪,承诺等疫情过后补差价。除此之外,共享办公也是一个降低成本的办法,例如天道留学就搬了一部分员工去了共享办公的场所。

  近半年来,疫情对出行的限制刺激了各行业线上业务的拓展,留学中介机构也纷纷开始拓展线上渠道,包括平台直播、线上讲座、视频或语音讲解等等。

  尽管如此,孟方表示,业绩的回暖依然有限。他认为,很大一部分原因是目前高校仍然尚未开学,仅有毕业生返校,而毕业生已经完成了留学申请,并非留学中介机构的目标客户。

  “线上进行的一些宣传和指导,效果是极其有限的,除非这个人确实有强烈的留学意向,否则家里的生活环境和每天接收到的社会新闻,比如是否安全,疫情是否有残留隐患,以及经济问题等,都可能动摇或更改他的意向。”孟方表示。

  疫情在短期内打击的不仅是留学意愿,还使许多筹备环节无法开展,包括在校成绩均分、语言成绩(雅思、托福等)、文书、实习项目、科研项目、义工等。

  此外,还有一个群体,即普通初中、高中,甚至更小阶段的学生,短期内大多不会选择留学。

  在孟方看来,如果今年九月份可以正常开学,那么留学行业的回暖期,最早会在九月来临,但最可能的是在今年年底到明年年初。他对中长期的发展态势比较乐观,他认为,留学是一个长期且重大的规划和决定,短期突发事件只会抑制需求,不会消灭需求,甚至在未来一定时段内,会出现可观的增长热潮。

  并且从招录的角度来看,孟方也坦言,这个时期国外的学校其实对于能不能顺利招生同样充满担心,各个留学热门目的国都很在意中国市场。

  “现在国内和国际的经济形势都不乐观,经济不好之后读书的人就多了。就业岗位不够,大家就会选择升学,国内即便开放了更多的考研录取名额,但也还是不够,消化不了,所以还是会增加出去留学的需求。甚至就业形式不好,也会推动在职人员的留学潮。”他这样说道。

  数据显示,2020年高考人数为1070万,大学应届毕业生874万;考研党341万,在扩招后预计招生人数为101.9万人,也就是说,仍旧会有200多万人考研落榜。与此同时,BOSS直聘发布的《2020应届生春招求职趋势报告》显示,截至2020年3月31日,在春招季(2月3日以来)活跃求职的应届生较去年增加了56%,但企业对应届生的招聘需求规模同比下降22%。

亚博集团